头彩网_网站入口

却是听到了己方的鸣金声黄忠一边阻挡着其人

 最后趁着黄忠对付牛金的空当,张辽是已经都要上到临湘城来了,可惜在牛金退下后。qiushu.cc [天火大道]黄忠是直接就给张辽放了一箭,结果张辽虽然是躲了过去,可也依旧是跌落城下。对此,他心里虽说是万分不爽,可也必须承认,黄忠的神射。如果说黄叙和糜芳都如此的话,估计己方和兖州军,都很难攻上临湘城头。最后就算是登了城,可结果,还是很可能比如今更不好。
 
    确实。张辽就是如此想法,不过还好,还算好的就是,如今只有黄忠是这样儿。其他那两个,虽说不是废物,可也没强多少,这就是张辽心中所想。如果黄叙和糜芳知道了其人心中的想法后,不知道会不会想把张辽给撕了,估计这个也很可能。可惜两人对此是一点儿不知。
 
    看到张辽再一次被自己给逼退后,黄忠心说,兖州军和江东军如今每日都有进步表现,自己也承认。可是只要不让那个张辽张文远上来,其他的人,对于己方来说,都是不在话下。
 
    其实就是那个张辽亲自上来,那又能如何,反正也不是没对付过其人,都打退过他多少次了。但是如果让黄忠去选择的话,他确实是非常希望黄忠不在这儿,如此的话,那是最好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可他也都明白,显然这个只能是想想而已,也不过就是美好的愿望罢了。如今对他来说,还是那话,不是城池能不能守住的问题,而是自己要尽全力,把临湘守住更久的时日,如此,以后等兵败了,自己还有点儿脸去见自己主公。要不然的话,自己这张老脸,估计也已经丢得都差不多了。黄叙和糜芳,他们倒是没什么,而且还年轻,就算有错误,那都不算啥大事。
 
    可自己呢,这么大岁数了,确实,自己主公能重用自己,都不知道是背了多少的压力。自己清楚,或者说几乎谁都很清楚。所以自己自然是不会让人看到自己的笑话,也向所有人证明,自己主公的眼光,那却是没有错的。所以黄忠是这么个想法,他也是这么去做的。
 
    其实“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”,这话不错。哪怕如凉州军这样儿的队伍,看着表面上是一团和气,可实际上呢,自然也少不了人的争斗,这都不可能没有,只是相对少点儿而已。所以凉州军内部,其实也不可能免俗,一样儿有勾心斗角,只不过不是那么特别明显而已。
 
   
 
    黄忠,都快六十岁的人了,马超是真知道其人的本事,所以重用他。可他知道,却不代表其他人也都知道。是,对于自己主公看人的眼光,是没有几个人怀疑。但是怀疑是一方面,这真正见到之后,又因为其人被重用,所以有人就“羡慕嫉妒恨”,这就是另一方面了。
 
    是,几乎每个凉州军的人,都承认黄忠其人的本事。哪怕有人嘴上不明说,可心里还是认可他的。但是这个认可是一方面,可真正自己主公重用其人后,还是有人不服的。不过因为自己主公的打算,因此没人去反驳什么。不过黄忠是什么人,他岂能看不出来。说实话。那长沙毕竟不是个一般般的地方,那是一处军事重镇,不止是对于荆州,更是对己方来说。都
 
    是如此。可这么一处重要的郡,自己主公却是交给了一个刚投到己方没多久的人来驻守。哪怕其人是有本事不假,但是那个年纪,实在不是让所有人都能心服口服。所以有人不服,但是因为马超的决定。确实没有人敢去反驳什么。对他们来说,自己主公说什么,就是什么。
 
   
 
    可以说这么些年来,马超在凉州军中,确实是威信十足,说起来确实是说一不二。尤其是在他基本上已经决定了的事儿,几乎是没人回去反驳什么。就比如说之前在江陵的地道攻城事件,其实就是一个例子。以前马超他是没有注意过什么,也确实,他这一路上走来。算是比较顺利。但是就地道一件事,其实就已经暴露出来了不少的问题,他其实这才注意到了。
 
    马超当然从来都没觉得自己是一个完美的人,那不可能,哪有那样儿的呢?所以自己一样儿是有着不好的地方。但是在地道之前,他确实是没有想到那么多。可地道之后,他确实也是想了不少,其实自己这在军中说一不二,已经是让众人都不敢去对自己说真话了。这当然不是什么好的东西,所以他也想慢慢把这个给改变。不过马超想过。不是那么容易的啊。
 
    而黄忠的事儿,就是马超自己直接就拍板儿的,没有人反驳,就让其人带兵去了长沙。当然那个时候,他先是和张飞攻下了长沙,然后马超就让他在长沙驻守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是,看着好像确实是没什么,这都挺正常。可是没有人去反驳自己主公,但是有人却早已记在了心里。心说你黄忠不是被自己主公给派到长沙驻守去了吗。当长沙一郡的守将。那么好,很好,你要是不犯错,表现都不错,那么什么都好说,就算在自己主公面前,也不会有人说你什么。可你要是真犯了错误,或者守城不利,作战不利,那样儿的话,就有你受得了!
 
    所以对此,其实黄忠心里也都明白。虽说他也认为,其实大多数的同僚,对自己的态度,那还是不错的。可有个别人,其实并不那么待见自己,这个自己也都知道。说起来,如果其人要真是为了整个凉州军着想,为了自己主公想,那么哪怕就算是恨自己什么,那自己都认了,毕竟为公,这自己没什么可说的。但就怕不是这个原因,不是为公,而是为私,这……
 
    这就绝对不是黄忠想要看到的了,虽然他也知道,这什么地方都不可能少了争斗,毕竟有人的地方,肯定就要如此。但是自己真碰到的时候,他还是很厌恶这个的,毕竟他都什么年纪了?说起来黄忠虽说在年纪不这么大的时候,他也没出名,可是有些东西,不代表他就不会,不知道,这个还真是不可能。
 
   
 
    在他看来,有些东西,还真是,不应该是他这个年纪的人所要去想的。说实话,黄忠认为自己整日应该去想的就是为自己主公尽忠,教导好自己儿子,就算不让他成材,至少能给自己主公尽一份自己的力吧。虽说黄叙确实让黄忠没觉得有什么特别欣慰的地方,但是怎么说呢,作为一个武将来讲,他还是能担一些任务的,这个倒是还没错。
 
    只是在凉州军这样儿人才济济的地方,确实,是显不出他这个儿子什么来。不过黄忠也算是放心不少,至少看糜芳和自己儿子那关系,自己其实就放心多了。自己主公是个很在乎很在意亲情的人,所以糜芳在他的心中,占据着一定的地位。哪怕其人没什么大本事,可自己主公却依旧愿意交给其人一些任务,这之前的守城,不就是例子吗。
 
    当然了,哪怕益阳并不算什么重要的城池,可看糜芳那样儿,他确实是挺喜欢做这个的。而在黄忠看来,显然这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做法,糜芳没有被委派到重要的地方,这就是。
 
   
 
    一来,他确实是当上了守将,还是主将,并且敌军都攻城了,所以糜芳对此是满意的。如果说敌军不来,他肯定是心里失望。但是之前兖州军和江东军来了之后,也确实给他吓了一跳,他确实也是心里打鼓。但是即便如此,给糜芳选择的话,他也会选择让敌军过来,这才是一个武将应该去面对的。糜芳是胆小不假,可却不代表他永远,在何时何地都会退缩。
 
    二来,这益阳也确实算不上什么特别重要的地方,所以用这么一个地方,让自己属下,让自己的舅兄心情愉悦,至少黄忠认为,这自己主公做法,其实是很对的。如果说自己是自己主公的话,那么自己也会如此。
 
    张辽最后终于是要上来了,结果还没等上到临湘,却是听到了己方的鸣金声。黄忠一边阻挡着其人,一边儿是哈哈大笑,“张文远,看来你主公都不想让你上来啊,你就下去吧!”
 
    黄忠这绝对是故意的,他自然知道张辽和孙策两人的关系,所以他这口中说出的主公两字,是加重音了的。(未完待续。)<!--876+dbqgliuea+4361602-->
 
 
第七三一章 霍仲邈再问徐庶
 
    readx;
 
    对黄忠来说,只要是能打击得了敌军主将、敌军士卒,那么自己自然是必须要“无所不用其极”。[八零电子书wWw.80txt.com]反正对他来说,只要是对己方守城有利,那么什么事儿基本都可以去做,什么话基本也都可以去说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黄忠都快六十的年纪了,还有什么没见过的,说实话,他是在乎在意自己这张老脸不假。可他却更加知道,那便是己方的城池地盘,比脸重要多了!
 
    对于黄忠的大喊,张辽确实是从心往外不屑,可他却没有多说什么。毕竟这黄忠说“主公”,张辽要是去反驳的话,显然这个只能让凉州军这些外人看笑话,所以张辽绝对不会这样儿的。毕竟无论自己和孙策还有江东军众人关系如何,那都是自己这些人的事儿。确实和黄忠他们,和凉州军众人,没有半点儿关系。所以他在听了黄忠的话后,是什么都没说,没去反驳什么。
 
    可这绝对不是他默认了,如果那样儿的话,黄忠也不会说出来那样儿的话,而张辽也不会是如此的想法了。不去说什么,不去解释,已经就算是张辽比较识大体,懂大局了,所以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可他这样儿,那绝对不是默认了自己和孙策的关系。毕竟哪怕自己给江东军做事儿不假。但孙策绝对不是自己的主公!至少在现在,在此时此刻,张辽是绝对不会这么去认为的。他也从来没有称呼过孙策为主公。虽然有可能被人误会,但是为了不让凉州军这些人看笑话,张辽也只能是忍了。要不然的话,他还能如何,就只好这样儿了。不过即便如此,他在带兵
 
    撤退之前,是对着城头的黄忠是冷哼了一声。用以表达自己内心的不满。说起来他今日攻城这么不顺,张辽还没有憋屈成什么样儿。哪怕曹真、孙翊比他表现好。他也没觉得有什么。
 
    但就是黄忠最后一句话,确实是踩到他尾巴上了,这绝对不是一般的人所能去触碰的。结果黄忠就那么一句,就让张辽是彻底记住了他。如果说以前攻城和守城。哪怕他是为了江东军做事儿不假,但是张辽和黄忠,他们两人之间确实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。可是如今却不同了,不管黄忠是什么样儿的想法,至少在张辽的眼中,他已经记住了其人,必须找机会报复。
 
   
 
    张辽在临湘城下可以忍着,什么都不说,可不代表在其他的场合他就会一直都忍着。所以他是肯定要找机会报复的。这是一定的。而看到张辽带兵离开后,黄忠是微微一笑,心说你张文远和孙伯符两人的关系。<strong>棉花糖小说网Mianhuatang.cc</strong>是全天下人都知道,如此的话,你还怕别人说不成?而黄忠自然是知道张辽最后冷哼所表达的不满,而且更加知道,其人心里是更深恨自己了,不过这个
他和孙策如何,但他确实,是真正在为了江东军着想。而不仅仅是他,不管是凉州军的张任,还是说兖州军的关羽,其实说起来他们都是如此。
 
    张辽和孙翊,还有曹真牛金,都带兵回去了。可他们四个人心里却是一点儿都不服,不为了别的,就是因为这本来自己这还有机会再上城头,可自己主公(将军)却直接鸣金了,这难道不是不相信自己?那不是这样儿,是什么?所以不管是孙翊、张辽,还是说曹真、牛金,他们四个心里都不是很爽。毕竟貌似自己之前表现好像还不错,可是最后的结果呢,这个……
 
    结果四人刚回到本队,孙策就对四人一笑,然后说道:“四位城战辛苦,今好好休息吧!”
 
   
 
    而曹仁随后也说道:“不错,各位好好休息一下,孙将军也是体恤各位,所以便让人鸣金了!其实我也是如此想法,是赞同孙将军的!这战事来日方长,以后还有机会!”
 
    本来之前孙策的话。就已经让几人没什么脾气了。哪怕是张辽这个和其人关系不怎么样儿的人,他在听了孙策的话后,他也不得不承认。自己也是没什么可说的了。毕竟在场的,除了孙翊和牛金之外,张辽和曹真可都精明着呢,当然孙翊和牛金也都不傻,所以他们都看得出来,孙策的话,自然是发自内心。是真心话。所以对于关心,他们自然是不会有什么意见。
 
    哪怕他们心里都清楚。这不过是自己主公,(将军)收买人心的一种手段,但是因为孙策是实实在在对四人的关心,所以哪怕是如张辽那样儿的。他也不可能拒之门外,不去收下这个。虽说他对孙策的态度,还是和之前没有什么区别,但确实,张辽可绝对不是一个不识大体,不懂大局的人,这个也真是,半点儿都没错。所以连带着他都没多说什么,就这样儿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清早的江陵城。虽然和真正白日不能比,可至少在城头上,还是能看见看清挺远的。而此时的霍峻。便站在城头上,远眺着依旧是安静着的凉州军大营,他是看不清太多,可却妨碍不了他继续眺望。当然这个远望是假,实际上他则是在想着之前的战事,就是这样儿。
 
    而这才是真的。对他来说,战后自己总结。还是很必要的,自己是不能落下这个。总结一战之后的得失,自己有多少需要注意的地方,那些自己做得还不错,那些自己做得不好,需要去改进的。而敌军的表现如何,给自己多大的压力,是不是他们还能再进步,进步多少,这都是霍峻考虑进去的。而士卒不懂这些东西,他就只能是自己一个人,安静地思考着这些。
 
    至于说其他人,汉军中徐庶倒是比较有谋略,但是霍峻在这守城的方面,他却不会去找徐庶。如果说之前地道的事儿,那是必须要找其人的话,至于其他的东西,他确实不认为需要。
 
    毕竟徐庶也没在城头和自己一起守城,如果是的话,那么自己问他几句,倒是没错了。但是其人不在城头,这个在霍峻看来,就算徐庶再厉害,可是倒还不如就自己去想,不劳别人。
 
   
 
    守城的汉军和荆州军士卒,自然是不知道自己将军到底在想些什么。他们也没几个人有如此想法,绝大多数看到霍峻此时这样儿,都认为自己将军是在看着凉州军大营,在观察敌军。
 
    不过要是仔细推敲一下的话,这个时候,静悄悄的,就是看更近的地方,也都看不出来什么,更何况是敌军的大营了?毕竟这个时候,真有必要如此吗?但是显然,这绝对不是大多数士卒会去想,能去想到的问题,也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,自己将军,这么日日在这儿远眺敌军大营,可绝对不是那么简单啊。有人是知道霍峻的想法,可有人也没猜到,但是却也知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